从今天起,做一个低俗的人

【摘自韩寒】

    近日,全国开始打击手机低俗涉黄短信。在上上一篇文章中(从次序上来讲的确是上上篇,但是从视觉上来讲却是上一篇),我说到我将发各种黄段子给各个朋友,看看这个尺度到底在哪里,因为难得我们国家有这么仁慈的惩罚手段,在违背了政府的意愿以后只需要停机,而不是像贵州村民一样直接停尸。既然只需要停机,为什么不试试呢。

 

但是我很后悔,因为这个行为破坏了我和很多朋友之间的感情,不少朋友在这两天直接质问我,为什么我没有收到黄段子,难道你不把我当朋友么?其实不是这样的,有可能你本人很黄,但我的黄段子不够黄,被你当成了一个普通笑话,有可能你本人不黄,但我的黄段子足够黄,被中国移动直接屏蔽,并不是每一个朋友我都发,因为很多朋友平时看上去还是比较正经的,没想到你们那么不正经。

 

除了给男性朋友黄段子以外,从明天开始,我决定双管齐下,对一些女性朋友进行性骚扰。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弥补政府的失职。我坚决拥护政府的决策,但是政府没有告诉我们对黄段子和色情短信的界定,相关部门应该在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里刊登朗诵不能通过的黄段子或者淫秽词汇,比如说在新闻联播中,女播音员说,相关部门决定对手机涉黄进行严厉打击,防止手机短信低俗化,出席本次活动的屏蔽词有——“阴道”,男播音员接着说道“阴茎”……这才是负责认真的态度。

 

其实,黄段子和性骚扰完全不一样,黄段子在人际交往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黄段子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重要手段。我身边的朋友没有人看到有人在手机里给他发了一个黄段子而暴跳如雷的,唯一不爽的可能性只有两种,第一种就是这个黄段子不够好玩,第二个就是这个黄段子是自己刚刚看过并且转发出去的。当然,由于我们经常站在民意的对立面,所以也不排除政府做一个调查,百分之九十的人表示,非常讨厌黄段子,黄段子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困扰,比如导致他学习分心,考不上研究生,当不了公务员。

 

第二种短信就是性暗示短信或者调情短信,调情短信在人际交往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调情短信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重要手段。既然都能发出这样的短信了,估计已经有着很高的回床率了,无论是情人情侣或者夫妻,这样的短信也是必不可少,合情合理,我又没有在新民晚报上登报表示就喜欢人家什么姿势,这种单对单的消息当事人双方都表示没意见,但是连当事人还没插入,怎么突然间政府就插手了呢。

 

所以,我相信政府此举的目的其实是要屏蔽一些卖淫嫖娼信息,比如说我收到过的“各地小妹,贴心服务,白领500元,学生妹600元,模特800元,洋妞1200元,破处3000元”,从这条消息里我们得知两个讯息,第一个就是往往这样的短信里并不含有屏蔽词,第二个就是白领真的很可怜,生活工作压力大,连出去卖或者假装这个身份出去卖都卖不出一个好价钱。

 

另外我又一个疑惑的是,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审查系统,我从来不把侵犯人权和隐私权用来做文章,这是一个夫妻做爱都有人破门而入命令你拔出的地方。但是我很好奇,比如说你和你女人调情,结果被电脑先屏蔽审查了,然后就是相关部门的人员进行人工审查,最后审查下来没问题,这短信发出去了,你这应该算是一条短信调戏了两个人啊,连组织的女人都被你一并调戏了。另外,这个系统肯定会截停很多各种人的低俗短信,无论是各地领导,社会名流,文体明星,工人农民等等,虽然这些人可能最后没有被停机,但是每天看他们发送的各种短信应该很有意思,说不定还有屏幕前的你你你你你你你。

 

 在二十年前,我国对于要消灭的群体都冠以流氓两字,然后判刑的判刑,枪毙的枪毙,到了今天,这个词汇变成了“低俗”,要消灭你,你就是低俗的。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想,那些界定别人低俗的人,他们到底高雅在哪里,比如说有人花一百块嫖娼是低俗,有人用一百万去玩艺人就是高雅,有人看span class="Apple-style-span" style="color: rgb(51, 51, 51); font-family: Arial;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8px; ">劈腿翻墙  周游世界 

从今天起,污染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个房子  面向大海  却被强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