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晚年 有尊严

 

人的一生,大部份时间活在不自由中。

孩童时期,受父母约束。

学生时代,受师长严管。

完成学业,投入职场,受老板指挥。

受雇於人,在上班时间内,你没有支配你的时间的自由。

当然,你获得了应得的酬劳--薪金和福利。

由25 岁至55 岁,是你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为了生活,你把这段时间,卖给了老板,你根本

身不由己。

人生如甘蔗

人生如甘蔗,被榨了30 年,蔗汁榨干了,人老力衰,有如蔗渣,没有被利用的价值了,只好向职场说“拜拜”。

这就是人生的现实。

这就是现实的人生。

一些假如你相信,就会毁掉你一生的谎言

一些假如你相信,就会毁掉你一生的谎言;

而他们流传如此广泛,以至几乎成为真理——

    ——你为什么被解雇?因为你不是一个优秀的员工;你为什么不是一个优秀的员
工?因为你没有自觉主动地按照老板的要求去做。但是假如你自觉主动地按照老板的
要求去做,老板就一定不解雇你吗?未必!而那些因为与老板意见相左或者与顶头上
司无法相处的员工都活该一辈子失业吗?当然不是——假如你肯读世界500强首席执
行官的故事,你会在那些传记中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曾失去过工作——到底是他
们的老板缺乏眼光还是他们自己的志向高远?惠普前全球掌门人菲奥丽娜有一句名言
——I NEVER OBEY THE RULES(我从不循规蹈矩)—— 她不是一个好员工吗?

美国总统林肯说,你可以在一些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内
欺骗一些人,但是你没有办法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

希特勒说: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他们两个人,你更相信谁的?假如有一个聪明的骗子,他足够聪明,他一定会说
,我只要在一个时间段内欺骗所有的人就好了,有什么必要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所有
的人?那样岂不是难度太高,成本太大?OK,那些培训你成为“完美员工”的大部分
人就是这样的骗子——他们自己清楚得很,照着他们说的话做,你的一生将可能血本
无归,但是他们不害怕你到时候会找他们算账,因为如果你被他们强制“洗脑”之后
,你要醒过来,至少要个十年二十年时间,谁还管那么久远以后的事情?

每个时代都有一些骗子,但是在一个自由的时代,骗子都是升级版的,所以你必
须提高警惕——就像一个保险业务员给你推销保险,虽然他是为了你好,但是你依然
需要弄清楚,他向你推销的险种是不是就是最适合你的。

之所以打算揭穿所谓的职场谎言,是因为我的朋友方希。有一天,我们一起吃饭
,席间一个朋友说不知道为什么,一些明显是胡说八道的东西却被包装成“职场圣经
”“成功宝典”——比如《把信送给加西亚》《没有任何借口》之流,不仅观点不新
鲜,而且偷换概念——职场不是战场,谁愿意在一个硝烟弥漫的办公室上班工作?谁
愿意整天对自己的老板立正报告说“没有任何借口”?换一句话说,在战场上,浴血
奋战是士兵的天职,马革裹尸是一种光荣,但是在职场上,我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
不平凡的事就可以了吧?不必把命搭上吧?一个老板一个企业有什么资格要求员工为
一份工作而不讲任何借口?这位朋友在一个加班家常便饭的公司工作,老板主管永远
不认为员工需要休息,他们上班要求打卡,但是下班却没点儿,单位每年都有几个累
出糖尿病肾病的,但是公司照样这样要求员工,他们的理由是,要做最优秀的员工就
要像把信送给加西亚的那名美国士兵一样,首先就得不怕牺牲,怕死就不要当兵,怕
累就不要上班,来工作就不要有任何借口,累吐血只能怨自己身体不好。

我当时感到很惊讶,说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吧?

那位朋友说,当然是明目张胆了,而且还全是冠冕堂皇的词儿——比如说,企业
要求你对它忠诚,但是它却闭口不谈对你的任何保障,他要求你没有借口地为他“送
信”给加西亚,如果你不肯,那么你就不是一个忠诚的员工,也不是一个好员工,甚
至是一个没有道德的员工。因为人家给你树的学习榜样全是美国西点军校的学员,你
能说那些学员不值得学习?你能说西点的校训是错的?

方希当时感慨,如果这些并不新鲜且不人性的观点,直接被做成馅饼,那么咱们
每个人都能知道这个馅饼是不是馊的,因为馅饼咱中国人熟啊,但是他们偏偏被包装
成奶酪,虽然说已经是一块臭奶酪,但是咱一般人不是没见过奶酪吗?咱不敢说它是
好是坏。于是一些极端不道德的观点就被包装成 “职场圣经”“成功宝典”——估
计做书的人自己也心虚,明明书中的每一句话,都是摸着中国老板的心坎去写的,但
是却假托是《哈佛商业评论》或者世界500强企业推荐读本。

其实,卖书赚钱不容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个道理大家早心知肚明,然而我
们后来发现,最令人愤怒的是——他们竟然是一些包装巧妙的无耻谎言,如果你真按
照书中所说的那样去做一名“优秀员工”,你就等于把自己的命运全部交到了某一个
具体的老板手里,你就丧失了为自己争取成长和成就独立价值的空间——无论这个老
板显得多么胸怀大志气宇轩昂,或者卑琐自私贪婪算计——只要你这样做了,把自己
的一切交给他,那么有一天你不仅会得到下岗的悲惨命运,而且也将失去你重新开始
的可能——因为你在工作中,除了服从,除了没有任何借口,你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你丢失的不仅是一份工作,还有你的生活。

那是一些假如你相信,就会毁掉你一生的谎言;而他们流传如此广泛,以至几乎
成为真理——你为什么被解雇?因为你不是一个优秀的员工;你为什么不是一个优秀
的员工?因为你没有自觉主动地按照老板的要求去做。但是假如你自觉主动地按照老
板的要求去做,老板就一定不解雇你吗?未必!而那些因为与老板意见相左或者与顶
头上司无法相处的员工都活该一辈子失业吗?当然不是——假如你肯读世界500强首
席执行官的故事,你会在那些传记中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曾失去过工作——到底
是他们的老板缺乏眼光还是他们自己的志向高远?

惠普前全球掌门人菲奥丽娜有一句名言——I NEVER OBEY THE RULES(我从不循
规蹈矩)—— 她不是一个好员工吗?就算她不是一个好员工,相信她的一生也过得
比大多数一辈子听老板的话,对老板逆来顺受的员工要过得有声有色得多。

也许你会说,菲奥丽娜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因为她的位置——其实,早在她坐
上这个位置之前,她就雄心勃勃,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性格即命运——软弱的性
格软弱的命运,而坚强的性格即使摔倒一两次,终有站起来的时候。

由于工作的缘故,我认识许多国有企业的下岗职工,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哪一
个不是要当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任劳任怨吃苦耐劳,领导让干啥就干啥,他们后
来的生活怎么样?如意吗?也许你会说,他们知识老化,被淘汰了——你以为你整天
“不折不扣”地执行所有的命令,你就没有被淘汰的那一天?到时候,你连哭都哭不
出来——太多的企业是只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你去找老板,跟老板说:我这么多
年像一头老黄牛,勤勤恳恳干了一辈子,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太残忍了吧?

有几个老板能念在你几十年如一日的份儿上对你说一句感谢的话呢?他们何尝
反省说自己没有给你发展的机会?他们不冷面教训你,责怪你不思进取就算不错了。
他们会说:市场经济就是竞争激烈,我们需要的是人才,又不是奴才,上哪找不到听
话的员工呢?关键是要能给企业带来效益。

话全让他们说了。

屁股决定嘴巴——当成功大师培训你们的时候,你先好好想一想,他是在培训
你们,还是在毁掉你们——他们告诉你老板喜欢“没有任何借口”的员工,你立刻就
要明白他们是摸着你们老板的心窝子在说话,否则他们靠什么吃饭?而至于你们,如
果你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员工,想一想你们能保证得到提职加薪吗?我告诉你,最招
领导喜欢的员工是什么样的——最好是根本不要报酬,还特别听话的。事儿干成了,
全是领导的,没干成,全是自己的,如果领导偶尔给自己一个好脸儿,要时时刻刻记
在心头;万一领导冤枉了自己,根本不要解释,连这点委屈都受不起,还怎么成大事
?我告诉你,做这样的员工,上司的确喜欢你,但是让这样的上司喜欢,对你的一生
是幸运还是不幸?

记得听过一个电视演讲,印象很深。当时我从广州飞回北京,因为交通拥堵,
接站的人迟到了。我无所事事就站在机场超市的门口看电视,碰巧看到一个培训大师
在那里讲一本书《没有任何借口》——其中心思想就是如果你要做一个好员工,你对
待你的上司,你就必须像西点军校的学员对待他们的长官一样,只要是长官吩咐的事
情,就要做到:“没有任何借口”。那个培训大师煞有介事地说:“在西点军校,合
理的要求叫训练,不合理的要求叫磨练,总之没有任何借口”——他特意举了一个例
子,一天晚上,快睡觉的时间,一个军官过来对一个学员说:“这双手套我明天要带
,你给我洗干净。”那个学员立刻立正敬礼,说:“YES,SIR”。真难为我们的培训
大师,他是“表演讲”——一会儿演学员一会儿演长官。

“大家都知道,手套洗干净容易,但是如何弄干呢?这个学员用最快的速度把
手套洗好,然后用干毛巾反复拧干,再然后就没有办法了,只有不停地甩。”培训大
师弯下腰,右手做单摆运动:“这个学员就这样甩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军官来了,
一伸手,学员立刻把手套给他递过去,军官带上以后说了句‘GOOD’,相当于汉语的
‘还不错’,然后走了。”

“军官为什么没有问学员,你是怎么弄干的?你一定很辛苦吧?他不用问,他
是军官,他只要提要求就可以了,对于学员来说,就是保证完成任务,没有任何借口
,只要把事情做好就可以,哪里来的那么多罗嗦话。比如这么晚了,又没有风干机,
该怎么办?那是你自己要想办法的事情。所以没有任何借口。”最后的最后,培训大
师指着观众,铿锵有力的说:“我们做老总的都知道,最麻烦的事情就是下面的人不
听话,所以给他们买一本《没有任何借口》,让他们按照书中写的去做。”

我讨厌这个培训大师——我并不认为西点军校的校训有什么错误,作为一个军
人,服从就是天职,因为他所从事的职业是“保家卫国”,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
家,他必须这样做,而且国家荣誉也值得他这样做,但是我们大多数人只是成千上万
的上班族的一员,我们所做的工作是否谈得上跟“事业”有关都很难说,值得我们为
此鞠躬尽瘁吗?军人服从命令,捐躯沙场国家还给发抚恤金,我们为一个惟利是图的
老板卖命,累出个好歹来,除了亲人两行泪还有谁肯来安慰我们?

工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之所以需要工作,首先是因为
我们要生存,当生存条件满足以后,我们需要工作是因为我们希望融入社会成为对社
会有用的人——我们做工作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牺牲在工作岗位上——一个军人应
该随时有浴血沙场的准备,因为他是军人,但我们所为之服务的机构,需要我们为它
捐躯吗?如果需要,我们何苦要学那个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战争年代,哪个红小鬼
不是冒着生命危险把信送给八路军?

我相信如今编写类似《没有任何借口》的这些人,他们只需要找一个外国名字就
可以把“文革”时期那些忽视人性的口号重新喊出来了——我不是说“一颗红心两种
准备”“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和组织讲条件”“甘当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有什么不
对,当一个人面对祖国面对崇高的事业,他的确应该如此——但是假如他只是一个企
业的员工,他就是要和企业讲条件,就是不能甘当螺丝钉——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
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所以如果一个人甘当螺丝钉,即使他甘愿薪水微薄,甘愿不求闻
达,但是到他生锈的时候,人家还是会用扳手把他拧下来扔进废品箱——到那个时候
,他就连当个螺丝钉那么小的愿望都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