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我不要挡了轮回路

  【一】

柳青绝尘而去,决裂般走远,拿起了窗台上剪刀刺向了自己的胸口,这一生都只是为了他,爱与恨,全是他,如果这一切全是泡影,我宁愿没有存在过,这个世上, 我还有什么还留恋?血滴在刚刚绣好的牡丹荷包上,娇艳如火,这本是我要送他的礼物,可是他却来只是为了道别。他说他现在是有了身份的人,让我莫要纠缠不 清,忘了过去,放下一包银子,就想这样打发了我?

柳青,你如何能负我?万念皆灰,我倒在了地上。

醒来时,残灯如豆,我虚弱无力的看着周围冰冷的四壁,难道这就是地狱?呵呵,想不到我付雪生性聪慧,最后会因情而死。我是一个绣女,在历届刺绣比赛中总是 娇娇者,皇宫权戚,达官贵人都为有了我的绣品而得意非凡,因为别人说我的刺绣有着别样的灵气。多少人为得我的一副绢绣而委于重金,可是,我从来都是拒之门 外的,这刺绣也是有生命的,怎容得那些俗人用铜臭熏黑它。

认识柳青时,他一贫如洗,流浪在街头,我可怜他,给了他一点碎银,没想到他在某一天的午后来到了我的小阁,递给了我一碇银子,想当初给他时,只是同情他, 不想这么年青的人饿死,从没想过他会回来还钱。

他的样子很狼狈,衣衫也破乱不堪,手上磨着几个血泡,原来他为了还我的钱,去石场搬了一个月的石头。

像他这样有良心的人不多,我不觉的打量他起来。

他的样子最多十八九岁,在我眼中,还只是一个孩子,身材偏瘦,但是一双眸子炯炯有神,透着一股的犟强,如鹰般敏锐,他看了我一眼,又低下了头。

我并不在意这碇银子,任他递去来,没有去接,他硬是塞给了我,生生的说了一句“谢谢”。可能,他是那种不轻易接受别人小恩小慧的人吧。

“我不想欠任何人东西。”他说,然后消失在门外。

我颚然,多么骄傲的人啊,不过,有骨气,我继续绣我的刺绣,不再去想这件事。针下,繁花盛开,我心中更多添了一丝暖意,不知是因为春花开了,还是因为春天 来了。



【二】

皇后娘娘急召我入宫,让我为太后的大寿赶制几件绣品,我跪下领旨,叩别了皇后,起身离去。走出宫门外,却寻不到一顶轿子,不得已,我只能胆颤心惊的穿越城 中的小巷回家。

路上,冷冷清清,从没有一个人走过夜路的我,两步并做一步,急急的向家奔去,从没有发现这条巷子是这样的长。

忽然一个黑影挡住了去路,我吓了一跳,心想完了,我遇鬼了,这次死定了。

一个疯汉拿着酒坛子灌着酒,酒从嘴角流了出来,脖子和胸前被酒淋湿了一大片,这个人面目可憎,脸上堆满了肥肉,拉着我的衣袖,还在不停的喊:“兄弟,来, 喝酒,咱哥俩不醉不归。”说完就把酒坛子硬塞到我嘴边,我想推开他,可惜身单力薄,眼前就要受辱,说时迟,那是快,一个巨大的力量把我拉到了一边,滑出了 疯汗的包围圈,我才免遭一劫。

一双有力的手拉着我向前跑了好远,才停了下来。

莫明其妙的跟着人跑的气喘嘘嘘,这才蹲下来大口的喘气,刚才真的吓坏我了,如果不是有人拉我,真的就要遭遇黑手了。若有损名节,我是宁死不从的,宁为玉 碎,不为瓦全。

是他?柳青?我大吃一惊。这个救我脱离皮口的人正是上次来还钱的柳青。

“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向他深深的施了一礼。他没有回应,好象做这一切都是应该的一样。

“没什么,举手之劳,我只是恰巧路过。”柳青说。

再几步就到家了

他一声不吭的送我走到我的绣阁,转身离去。

“公子,可否留下来喝杯茶?”我心怀感激,想邀他同饮以表谢意。

“来日方长!付小姐,就些别过。”

柳青没有回头就走了,丝毫不懂我的心意,我若有所失。



【三】

此后,我多方打听柳青的下落,有人告诉我,柳青从小无父无母,无倚无靠,跟着一位瞎眼堂叔一起生活,堂叔死后,他葬了堂叔欠了债,卖光了家产才把帐还清, 所以才会浪浪至此。后来他在这个城里打临工为生,进过石场搬石头,还到过码头给人下货,最近,在一户人家当护院。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那样冷冷冰冰。生活环境造成的,不能怪他啊。想起他俊朗的样子,还有那一次他拉着我的手走过小巷的时刻,我的脸有些发烫了。

别人说,我的刺绣更加好了,多了些喜气,让人一看就心生欢喜。皇后娘娘的差事办好了,赏赐了我一大笔银子。我还是日复一日的绣着我的绢,只是,爱上了牡 丹,我在等待花开,在等待一个人。我想要在我最美的时候遇上他,在他面前盛开如牡丹花。

我已经不再了二八年华了,去年过了双十生日。同龄的姐妹都已经踏上了花轿甚至有了娃娃,我只是坐在绣阁前,静静的坐着,静静的等着。这一生,不攀龙付凤, 只为等一个我爱的人,然后厮守一生。

父母再一次催婚了,他们说,要在年底前把我嫁出去,我说不嫁,可是,他们已经开始张罗婚事了,于是,这个宁静的绣阁热闹起来了,每天都有人来上门提亲。我 都置之不理,父母急了,说,一定得嫁,不嫁也得嫁,哪有在家做老姑子的?他们开始对八字,挑生辰,一家一家挑选起来。我充耳不闻,要嫁你们嫁,与我无关。



【四】

有一天,娘亲通知我,已经选好了人家,就是当今尚书的侄子李庆年时,我无动于衷,才不管什么尚书不尚书,我不稀罕。

可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已经是铁块定钉了,腊月初八的早上,我被抬上了花轿,送成了李府,我想反抗,可是,做什么也是无用,当我从浑浑僵僵清醒时,已 经拜完了天地,被送进洞房了。

屋外的大厅吵吵闹闹的,看来,没有人会注意我了吧。喜烛下的我小心的查看了下四周,摘下重重的凤冠,拖着长长的红色礼服溜出了门外。我一定要离开这儿,才 不要嫁给什么李公子做什么三姨太,他已经有了两个老婆了,才不少我一个呢。

穿过亭子,眼前就到了后花园的小门了。我正幸庆可以逃出牢笼,但是有人拦在了我面前。

“三少奶奶,厕所在那边。是不是走错了路?”柳青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没有想到是他,但是马上镇定了下来,说道:“让开,我要离开这。你不能挡着我,不然,我就死在这。”

“可是,你现在已经是李府的三少奶奶了啊。”柳青有些不解。

“我不要当什么少奶奶,让开。”我主意已定,如果他不同意,我就马上冲出去,只要离开这个小门我就好办了。

“你想好了?”柳青望着我,一字一句的说。

“想好了。”我斩钉截铁的说。

“你走吧。”竟然柳青的嘴里吐出这几个字。

我一溜烟的跑出了小门,才不管别的什么,先逃出了这个李府再说。



【五】

当大街上传说李府的三少奶奶逃婚的消息时,我正做在茶馆里得意的喝着茶,当然,我已经易了男装,他们休想认出我来。

我正在得意时,柳青又出现了,我不禁汗颜,他不会告发我吧?

“付雪,你想去哪?”柳青直截了当的问我。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全名。

“随便去哪,反正不要回家跟两个母老虎一起伺机什么李公子了。”我才不管了,天下这么大,总有我容身之处吧。

柳青说:“随便?”

“嗯。”我点点头。

“跟我走吧,我已经辞了那份差事。想去南方,你要和我一道吗?”柳青看着我的眼睛,对着我说。

“跟你走?”我有点想不到。

“是,走吧。”柳青望着我。

当时,我一定是中了mi`hun药,就这样,跟着他走了,到了另一个小镇,开始了另一种人生。当时,我一定是傻了吧。



【六】

白天,他去打工挣钱,不管什么力气活儿他都做,晚上,他到我们租的小房里吃我亲手煮的饭菜。他对着我笑,笑的好甜,我想,那时,他是喜欢我的吧。

我们住在一起,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我依然刺绣,然后偷偷的拿到外面去卖,换些米油回来。他总是说,他会挣钱养活我,不要我这么辛苦,可是,我愿意。

李尚书的人到处找寻我,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搬家。在外人看来,我们俨然一对夫妻,但是,他一直没有碰过我。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我们已经搬离了五个地方。当一发现风吹草动,柳青就和我一起匆匆逃离,有时,连衣服都还不及拿就这样走了。

我已经习惯于了这样的生活,在逃亡中,只要有他拉着我的手,我一点也不害怕。

有一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山洞里分着吃了一个地瓜,这是我们三天来唯一找到的食物。除了沿路采一些果子冲饥,我们只能捧一些泉水喝,这个地瓜,还是好不容易 偷来的呢。

我们吃的津津有味,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饱了。

“雪,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辰。二十岁生辰。”柳青说。

“生日快乐。”我拉着他的手,轻声的说。

篝火在燃烧,我的身体也在燃烧,我倒在了他的怀里。

那一夜,落红点点,我,成了柳青的女人。



【七】

我们发现总是在我卖出刺绣后不久开始走漏风声的,于是,我不再用刺绣换钱了,开始典当身上的首饰,在我卖完最后一支金钗时,我们已经到了塞外。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这儿真的很美,我不舍得离开了。用所有的钱买了一个别人不要的草棚,再找来一些旧的毯子把周围圈起来,就这样有了一个 窝,真正的安定了下来。

白天,我们一起帮别人放牧,晚上,我们住在尽是破洞的家里相依着取暖,我想,这是我最最幸福的时候吧。

有一天,我呕吐了起来,算算日子,可能,我是怀上了吧。

“柳青,你想要一个女儿还是儿子?”我躺在他怀里,问他。

“女儿吧,一个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儿。”柳青亲了我一下,我们一起幻想着以后的日子。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我们想的那样,有一次挤牛奶时,我的腰闪了一下,肚子一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失去了我的孩子,我痛哭流涕。几天不吃不喝,恨不得杀了自己,从此,精神失常,疯癫了。

柳青看着我头不梳脸不洗的样子,心痛极了,抱着我,对我说:“雪,我永远爱你,我会想办法治想你的。”



【八】

为了治好我的病,柳青带着我回到了我的故居,跪在我父母面前,请求他们收留我们,早日治好我的病。我的父母不忍心我再受苦,同意了我回家,但是,柳青不能 再和我来往了。

柳青答应了,把我交到了父母手中,离开了我的家。

请来了医生,喝了一些汤药,又修养了一些日子,我的身子渐渐有了起色,我开始四处寻找柳青,可是他却不现身。我不死心,到处找他。

有一天,他来了,他来向我告别,于是,我把剪刀扎进了自己的心脏。如果不再爱我,就放开我,不要挡了我的轮回路,下一生,我一定要睁大眼睛,不再误托终 生。

 

 

    人们常说莫把青春误 ,可是,没有了最爱,今生只是虚度 。

 

  

  【九】
   “为什么要这么傻,孩子?”一个老伯帮我包扎伤口,不解的问我。

 

    “柳青,柳青,你为什么负我?”我不停哭,不停的叫,根本不理这救我的老伯的关心。

 

   “柳青已经死了,他为让李尚书放过你,在李府门外跪了三天,然后李尚书说除非他死,不然就不会放过你这个逃婚的女人,所以, 柳青在李府自杀了。他这样对你,也是为了放你一条生路啊。”

 

    “他是为了我才这样做的啊?我爱的人,最后,为我而死了?”

 

    我受不了这个打击,再一次晕倒。

 

    在柳青的坟前点上三柱香,我再次摸着他的名字,这个我爱了一生,一生也爱不尽的人的名字。喝上 了一杯毒酒,倒在了他的坟前。

 

    生不能同裘,那就死同穴。

 

 

     柳青,奈何桥上等我,下一世,我们还要在一起。

 

   

   

 

 

 

后记:

但相思 莫相负 再见时盼如故
  
  如花美眷谁人顾 浮生无你只是虚度
  似水流年惹人妒 人间有你却胜无数
  今生的我还在读 前世诀别的一纸书
  手握传世的信物 而你此刻身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