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流转,恋曲流传

 

记忆中的影像会因岁月磨损而失焦,但脑海中的旋律仿佛经年不变,音符环环固定在那个位置,哼上一句便知道接下来往哪儿走。所以,有些电影,最先回想到的便是歌曲,而抽象的情感似乎也在瞬间晕染开来。

before-sunset

时光
A Waltz for a Night - 《爱在日落黄昏时》(Before Sunset)

看过《爱在黎明破晓时》,许多人怕是忍不住感叹:这是最完美的爱情。命运串起了一段永远铭刻的回忆,却又无情阻断了一个可能。九年荏苒而过,待到两人重逢时,沉重的时光已得磨去了曾经的天真与棱角,现实的无奈和平淡也盖过了当年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两人小心地试探着彼此,用否定掩饰记忆犹新的羞涩,可又在无意中流露出久抑多年的惆怅惘然。Julie Delpy弹唱的一曲[A Waltz for a Night]为电影划上了尽在不言中的句号,而两人的发挥也堪称绝妙,Ethan Hawke把刻意倾听背后的忐忑焦灼演绎得惟妙惟肖,九年里的千思万想蓦然间涌上心头,而Julie Delpy看似随意吟唱背后的百感交集则在圆润悠缓的旋律中滴滴写尽,女人所有的思恋最后则释然于故作轻松的一吐息之间。

导演原本属意的并不是这首歌,最终选择它是因为曲子易于表演,而Julie Delpy早前创作的这首歌居然天衣无缝地融合进两人当年此时的情境,甚至连情人的名字都叫Jesse,一日的爱情短暂擦过,留下那道永远褪不去的美丽伤疤。

 


遇见
Falling Slowly - 《曾经拥有》(Once)

有些电影并不见得有多高明,但裹怀其中的孤独与疏离总会撩拨起心间的阵阵涟漪,而音乐、梦想、相遇、相知这类的元素太容易满足城市中的文艺男女们的期翼了,以至于影片在盛名下显得有点难副,与其说我是看完这部电影倒不如说是听完这部电影的。不管怎样,它成就了一个琴行发生的美妙片段,琴瑟相合的默契缓缓注入观者的心扉,看似平静的乐曲下隐匿的滚烫热度让人耽于淡淡的情愫间不可自拔。

[Falling Slowly]果不其然赢得了当年的奥斯卡,记得央视那年在红地毯采访,率性的爱尔兰男人Glen Hansard面对镜头毫不犹豫地演绎了这首歌,亲切而认真,而女主角Markéta Irglová则很害羞地站在他身旁,突然就被这场景打动。对了,两个人还真因为这部电影走到了一起。

 


漂泊
Moon River - 《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

看过小说再去看电影,对影片的评分会打折扣的,抛开赫本经典的小黑裙和脍炙人口的[Moon River],这部电影只不过算是部好莱坞制式化的商业片,先不说赫本的神仙气与书中郝莉纯洁又放荡的野姑娘的形象相去甚远(卡波特对选角大感不快),电影预设下的完满结局就已经偏离了小说的内核。幸好月光下的那支孤独乐曲至今让人心有戚戚,虽然赫本纤细温柔的嗓音不同于小说中描写的粗哑破嗓子,但倒是恰合了伤感低婉的旋律,为之洗尽铅华,还原了轻佻应召女郎背后那个与爱失散的落寞女孩。[Moon River]的意境既可以被看作爱情,也可以不是,它隐含着梦想、依恋、对温暖的渴望,天涯流浪人久经漂泊后,最终拥有的仍是彩虹尽头的岁月静好。所谓对蒂凡尼的向往,不代表物欲与金钱,只是一个让漂泊女子以为能寻找安定感的心理壁垒。

[Moon River]是特别为赫本写的,考虑到她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所以乐曲只有一个八度。她为演唱这首歌没少花心思,这也让她在得知制片人要把她的演唱部分剪掉时,不难理解她会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说“Over my dead body”,她的原声还是保留在了电影里。

 


流逝
As Time Goes By - 《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我们会永远拥有巴黎”,在局势动荡的卡萨布兰卡,曾经的情事太悱恻以至于让Rick不敢追忆,那首拥打上过巴黎印记的[As Time Goes By]也因此销声匿迹。“Sing it, Sam”——在舒缓钢琴和爵士氛围下,往昔的情愫再次蔓延心头,哪管光阴流逝时过境迁。

 


单纯
Anyone Else But You - 《朱诺》(Juno)青春再装酷,心底渴望的仍是一缕纯净的阳光,勇敢面对生活,卸下沉重的包袱,Juno重新回复了假小子的模样,背起吉他蹬上单车找那个男孩。一首朗朗上口略带顽皮的歌,唱出了傻傻的我们和清澈的爱意。

 


幸福
La Vie En Rose - 《玫瑰人生》等
这首耳鬓厮磨的缠绵香颂无疑是甜美爱情的最好注解,也成了爱情电影的经典插曲,赫本在《龙凤配》里用小女人轻柔声音唱给过鲍嘉,《瓦利》里Louis Armstrong版的[La Vie En Rose]为满面疮痍的地球覆上了一层浪漫暖色,当然,它也是香颂天后Edith Piaf不灭的招牌。虽然命运跌宕,身旁人如流水,但“爱”永远化作了她坚强的座右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