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话

 

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曾写过一行不朽诗句——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很喜欢猛虎蔷薇这个意境,以此表述爱之细腻最恰当不过。无论是怎样的人,只要心间起了爱意,就会变得很温柔,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靠近美好,生怕惊落了花蕊上的晨露。 

  但,爱意不可能永远处于盛期。总有一天,猛虎还是那只猛虎,它的爪子依然锋利,眼神依然冷峻。而蔷薇,再美的蔷薇,最终都将凋谢。关乎于猛虎蔷薇,永远只是记忆中一个美好的片断,后来的后来,就有悲哀发生。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向来是这样。 

  各人都有门前雪,都有美丽与哀愁,以及惆怅难遣的,七宗爱。 

  悦贪慢痴惑灭赏。 

  悦,喜悦。爱总是有欢喜的,为了那么一点甜,再的苦也愿意尝,再累的人生,都觉得,光明在望。 

  两情相悦的恋爱,比比皆是,很容易在这个世界看到意气风发的恋人,但情路从来有坎坷,经过一桩桩事,物是人非,心门咣一声关上。比如邓丽君与成龙再见不是朋友,或朱茵与周星驰,从此周郎是路人。 

  贪,贪求人们的欲求总是得不到满足,贪念太盛,每每不够。就算杯子满溢,仍然伸出手去。殊不知,讨来的,都不是应得的。 

  贪这个字,就像《全天候》里所言,只因时间不对,所做的便是贪求。人和,取决于天时地利,这真残酷。 

  慢这个字,是说要停一停,想一想。或可理解为浑然不觉时间流逝,一回头,已是百年身。爱,让人变得恍恍惚惚。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至慢境界。太情侣双双,容易相看两厌,将慢字蹉跎成麻木。很人是不会慢的,急急切切地速战速决,不懂得舞步蹁跹,必须后退。 

  痴,情到深处人孤独少人深陷爱恋无以自拔。痴比贪更让人心碎,痴是看不破,带着无限哀怨,它只肯,葬身一处。 

  最痴的例子,莫过于阿黛尔·雨果,她恋上了一个男人,就飘洋过海去看他,就算被他遗弃,亦不回头。后来,阿黛尔终于不堪情伤,精神失常。 

  女人总是痴痴地站在原地,做着守株待兔的事。但,感情的事,往往是刻舟不能求剑。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惑,爱情这道难题,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它没有正确答案,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丢掉清醒。 

  身边亦有这种女友,明明那个男人不过如此,就是觉得他好。他的好,其实是她觉得他好,她打不败的,是自己的感觉。推心置腹时,她说,知道他很平常,可越这样越不服气,怎么能输给这么一个不如自己的人呢?惑,便是如此。 

  灭,但你总是要醒的。某一天,醍醐灌顶,有些人,不是你的就不是。承认与接受,需要勇气。 

  要怎样才能想通,爱的感觉,不取决于你是什么样的人,而是,他要什么样的人。清醒后接受,不易,但不接受,世界就将变成拒绝的墙壁,一一灭去。 

  赏,那么人事都过去了,包括曾经的天翻地覆,可歌可泣。从她们昨天的哀愁里,能悟出少冷清。执一朵芬芳,嗅它的悲伤。 

  古来少女子耽于情字,从她们的心事里,寻自己的端倪,或有隔着时空的,同一叹息。虽然我写《七宗爱》,但旁观这种事,永远是隔着心,不痛不痒地说。轮到自己,马上翻来覆去,恨不得去死。 

  想得开,不代表做得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本烂账。一边厉声劝别人要理智清醒,一边哀怨自己遇人不淑。 我是宁愿清醒着愚蠢的人,可以犯错,甚至犯贱,但前提必须是心里雪亮,不能忍受自己成为受骗对象。 

  看清迷局,义无反顾地陷,那是甘愿。可以输给自己的心,输给爱情,但不能输给智商的较量。清醒与混浊,哪一个更幸福?未必是清醒。也许什么都模模糊糊,似是而非,会更接近幸福。不知,自有天真的福分。 

  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什么都知道——就算要直面人心的卑劣。离痛苦近些,就离真实近些。 

  我对人性的残忍、爱情的自私,更有兴趣。爱是极有杀伤力的,它使人哭,使人苍老,使人不欲存活。有爱就会有伤害,没有伤害的,不是真正的爱。太过平静,也不是爱,那种恩恩爱爱到永久的,属于合作愉快。痛苦比快乐更能侵入骨髓,更能持久地占据着内心,更有颠覆力。爱是片刻销魂,忽然遇见。爱是有的,天长地久是没有的。七宗爱,七桩事,百般变幻,演绎着同一心肠。 

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

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曾写过一行不朽诗句——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很喜欢猛虎嗅蔷薇这个意境,以此表述爱之细腻最恰当不过。无论是怎样的人,只要心间起了爱意,就会变得很温柔,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靠近美好,生怕惊落了花蕊上的晨露。

但,爱意不可能永远处于盛期。总有一天,猛虎还是那只猛虎,它的爪子依然锋利,眼神依然冷峻。而蔷薇,再美的蔷薇,最终都将凋谢。关乎于猛虎嗅蔷薇,永远只是记忆中一个美好的片断,后来的后来,就有悲哀发生。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向来是这样。

各人都有门前雪,都有美丽与哀愁,以及惆怅难遣的,七宗爱。

悦贪慢痴惑灭赏。

悦,喜悦。爱总是有欢喜的,为了那么一点甜,再多的苦也愿意尝,再累的人生,都觉得,光明在望。

两情相悦的恋爱,比比皆是,很容易在这个世界看到意气风发的恋人,但情路从来有坎坷,经过一桩桩事,物是人非,心门咣一声关上。比如邓丽君与成龙再见不是朋友,或朱茵与周星驰,从此周郎是路人。

贪,贪求,人们的欲求总是得不到满足,贪念太盛,每每不够。就算杯子满溢,仍然伸出手去。殊不知,讨来的,都不是应得的。

贪这个字,就像《全天候》里所言,只因时间不对,所做的便是贪求。人和,取决于天时地利,这真残酷。

慢这个字,是说要停一停,想一想。或可理解为浑然不觉时间流逝,一回头,已是百年身。爱,让人变得恍恍惚惚。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至慢境界。太多情侣双双,容易相看两厌,将慢字蹉跎成麻木。很多人是不会慢的,急急切切地速战速决,不懂得舞步蹁跹,必须后退。

痴,情到深处人孤独,多少人深陷爱恋无以自拔。痴比贪更让人心碎,痴是看不破,带着无限哀怨,它只肯,葬身一处。

最痴的例子,莫过于阿黛尔?雨果,她恋上了一个男人,就飘洋过海去看他,就算被他遗弃,亦不回头。后来,阿黛尔终于不堪情伤,精神失常。

女人总是痴痴地站在原地,做着守株待兔的事。但,感情的事,往往是刻舟不能求剑。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惑,爱情这道难题,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它没有正确答案,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人丢掉清醒。

身边亦有这种女友,明明那个男人不过如此,就是觉得他好。他的好,其实是她觉得他好,她打不败的,是自己的感觉。推心置腹时,她说,知道他很平常,可越这样越不服气,怎么能输给这么一个不如自己的人呢?惑,便是如此。

灭,但你总是要醒的。某一天,醍醐灌顶,有些人,不是你的就不是。承认与接受,需要勇气。

要怎样才能想通,爱的感觉,不取决于你是什么样的人,而是,他要什么样的人。清醒后接受,不易,但不接受,世界就将变成拒绝的墙壁,一一灭去。

赏,那么多人事都过去了,包括曾经的天翻地覆,可歌可泣。从她们昨天的哀愁里,能悟出多少冷清。执一朵芬芳,嗅它的悲伤。

古来多少女子耽于情字,从她们的心事里,寻自己的端倪,或有隔着时空的,同一叹息。虽然我写《七宗爱》,但旁观这种事,永远是隔着心,不痛不痒地说。轮到自己,马上翻来覆去,恨不得去死。

想得开,不代表做得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本烂账。一边厉声劝别人要理智清醒,一边哀怨自己遇人不淑。我是宁愿清醒着愚蠢的人,可以犯错,甚至犯贱,但前提必须是心里雪亮,不能忍受自己成为受骗对象。

看清迷局,义无反顾地陷,那是甘愿。可以输给自己的心,输给爱情,但不能输给智商的较量。清醒与混浊,哪一个更幸福?未必是清醒。也许什么都模模糊糊,似是而非,会更接近幸福。不知,自有天真的福分。

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什么都知道——就算要直面人心的卑劣。离痛苦近些,就离真实近些。

我对人性的残忍、爱情的自私,更有兴趣。爱是极有杀伤力的,它使人哭,使人苍老,使人不欲存活。有爱就会有伤害,没有伤害的,不是真正的爱。太过平静,也不是爱,那种恩恩爱爱到永久的,属于合作愉快。痛苦比快乐更能侵入骨髓,更能持久地占据着内心,更有颠覆力。爱是片刻销魂,忽然遇见。爱是有的,天长地久是没有的。七宗爱,七桩事,百般变幻,演绎着同一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