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如书,女人如诗


   

  英俊的男人犹如一本精装书,封面典雅,装帧精美,无论其正文内容如何,总能抓住别人的第一视线,待到仔细翻阅时,或 大呼上当或心悦诚服,但翻书的那一刻,心情总是美丽的。

   高深的男人犹如一本辞海,其厚重令人望而生畏,想一阅,必先得掂掂自己几斤几两,能否与之匹配。这类书,只有同样高深的女人才有福享受。

  平凡的男人犹如一本新华字典,浅显易懂,随手可 翻,从小到老,定可相伴一生!

  未婚的男人犹如一随笔散文,轻松随意,读来琅琅上口,只是过多过 滥,常常错过好书!

  已婚的男人犹如一本借来的书,为着一刹那的欣喜捧到手中,越读越精彩,越读越感动,突然被告之,借期已到,不还定罚,余味无 穷,依依不舍,照样买回一本自己的,却已不是先前的那一本!叹一声:“书是别人的好!”。

  离婚的男人犹如一套丛书,不管你情愿不情愿,只要 看上了其中的一本,对不起,一套供应,不论是好是坏是多余的是附加的,一起买去,令人踌躇再三,为了喜爱,只能消受硬性搭配的无奈。

  多情的男人犹如一本通俗小说,趣味不高,格调不低,只供消遣,无需当真,但若是通俗不庸俗,风流 不下流,尚可登大雅之堂,否则,只能流入地摊。

  有名的男人犹如一本编号珍藏本,因获得而喜悦,因收藏而焦虑,终日惴惴不安,恐遇贼盗,平 添三千烦恼,高处不胜寒,平凡即是福!于是高价转让, 从此无忧!

  成功的男人犹如一本字帖,令人羡慕,邀人效仿,殊 不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字帖上光环底下有几多磨练,买回去学得成学不成还须看各人造化。

  本人主张,要与英俊的男人握握手,与高深的男人交朋友,与平凡的男人过日子,与成功的男人多交 流……

  二十岁的女人是一首抒情诗——脸如山桃带蜜,眉聚山川秀色;笑生花香,流盼带电;身姿玉树临风, 裙裾孔雀开屏;从乌黑若垂天之云的头发到轻盈似蝴蝶嘻戏的步态,都是美的化身。

  三十岁的女人是一篇风景散文——丰隆的胸脯展示着内心的富足;端庄的举止展示高雅的风度;清澈的目 光洗涤着淡淡的哀愁。虽然青春的背影只能在作凭栏时定格为远景,但一轮满月 似的脸庞仍饱蕴温柔,灿烂着婚后的每一个夜晚与白昼。

  四十岁的女人是一出戏——生活舞台上她是丈夫和儿女的配角。为演好妻子和母亲的双重角色,眼角悄悄爬上鱼尾纹和十指的皲 裂,是必要的化妆,而夫君脏衣服和孩子的课程表,则是不可缺少的道具;

  五十岁的女人是一篇哲学论文——走过了多少坎坷曲折的道路,都在额上缩影出路线图,时光的积雪也 在两鬓结成秋霜,汇聚成了酸甜苦辣和冷暖炎凉的心潭,因不起波澜而深不可测,足以淹没任何男人。

  女人是一本书,但并不是每一本书都那么耐读。

  漂亮女人有点象畅销书,但往往因流行而品味不高,过目不久即被忘却,成为旧挂历。

  丑陋的女人未必就是工具书,只要她内涵丰富,常常让人觉得开卷有益,大家也都愿意同她接触。

  最可卑的女人是那种浓妆艳抹出言粗俗的,简直象一本外面装祯华丽可内文却错字连篇的盗版书,让人 感到是走在遍布垃圾的胡同。

  最可敬的女人是善解人意又心智成熟,无论她年轻或衰老,都象启迪人心的名著,读 者过目不忘,以致忽略其包装究竟是堂皇抑或简朴,这种女人堪称书中圣经,人中圣母。

  一个男人毕生可以读很多书,结识很多的女人,但能够以爱心去精读细读反复读的藏书大抵只有一本——自己 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