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 - 乳赋 <必转啊>


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
其数为二,左右称之。
发于豆蔻,成于二八。
白昼伏蛰,夜展光华。
曰咪咪,曰波波,曰双峰,曰花房。
从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温柔乡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
其质若何?初夏新棉。
其味若何?三春桃李。
其态若何?秋波滟滟。

动时,如兢兢玉兔。
静时,如慵慵白鸽。
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
夺男人魂魄,发女子骚情。

俯我憔悴首,探你双玉峰。
一如船入港,又如老还乡。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深含,浅荡,沉醉,飞翔。

棍者,棒也,男人胯下之物。
其数为一,伸缩自如。
发于娘胎,死于花甲。
白昼伏蛰,夜来站岗。
曰棍棍,曰棒棒,曰单枪,曰金刚。
来美人必争地,自古英雄霄汉场。

其色若何?红烧香肠。
其质若何?火炼金刚。
其味若何?茉莉花香。
其态若何?百兽之王。

动时, 如脱缰之马。
静时, 如一卷棉花。
高颠颠,强硬硬,雄姿姿,火烫烫。
夺妇人骚情,发男人气魄。

扬我独傲首,探汝一只螃。
单枪一匹马,妇人换绵羊。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火爆海洋。
深探,浅徊,沉醉,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