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目,威武

换年之际, 老规矩, 写写, 给自己个回忆.

岁末一天, 整个洋溢着过年的深腐气氛,  鞭炮礼花声络绎不绝, 响声不停, 在脑海里风骚荡漾.

壹零年了, 终于也虚岁23, 韶光飞逝, 此时此刻, 只让我特想念22的味道, 心里千声万遍呐喊, 'lǎo zǐ bú xiǎng zhǎng dà '. 

岁岁年年在逝去的同时, 不得不担起一些责任, 这让我很恐慌, 不是畏惧害怕, 只是, 我还没准备好. 

我还想享受某一天校园里悠闲的午后, 可以安静的做很久前就想做的事. 

我还想心情不好的时候, 就能放下一切, 自己一个人踏上任何一辆公车, 转啊转, 随心所欲肆无忌惮的看着我能遇到的每一个陌生人. 

我还想可以随时躲进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无所谓这只阿猫那只阿狗的戏份, 也不关心她他它对我的看法. 

我还想...

我想, 都不行了, 我毕业了, 狗尾巴草如我, 就得独自撑起一片天空. 这是由某些因造成的命. 我反抗不了. 

我只能慢慢蜕变自己.

当个草根白领, 朝9晚5, 为车为房为老婆Miss Miao, 平淡而充实的过着小日子等待结婚生子教育下一个命运女神的信徒. 

当个小老板, 守着一方寸土, 在最大自由的约束下去谋取养家糊口的票票, 市井小民般挣扎. 

当个新生代的宅男, 当然, 这点最是不可能, 如果真的沦落到这地步, 也许是我大智若妖了. 

这就是预见,在目前方方面面的情况下, 对处于23的自己的一个未来的可怕的预见. 

好吧, 乐观点, 我还是可以偶尔在有限的资源限制下去挥霍潇洒. 

或者性致来了白玫瑰堆里翻红玫瑰堆里跳, 

更可能会有个10全8美的好妻子, 能懂我然后偶尔纵容我. 也许不深爱我但爱我爱得清楚明白, 

这是好一点的下场.

好吧, 也就这样了. 

杯具洗具都罢了, 

我得先珍惜现在拥有的, 我失去够多了. 

既然活着是一出到处充斥着伪主角的喜剧戏. 那我就演我的花脸丑角给你瞧瞧.

最大希望, 自己在壹零年,在23, 能醒目. 能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