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借我碎一夜

这是一位生于1987的女孩写的句子,已经不是句子,而是句势。我终于看到80后女性文字闪烁的刀光,奔驰的剑影,和被月光星辉荡起的杀力。我读到这一句式时,她刚18岁。

      你的心借我碎一夜,这样的语势霸道而凄迷,让我想起温瑞安的名言:此情可待成追击!人生就是一场追击,你不可能停下来,你一但停下来,就再也走不动了。

      诗人江河诗云——上路的那天,他已经老了,否则他不去追太阳。所以,人生得追,内心得碎,感情得背,跟你得睡。欠款得催,扎款得飞,熟张得黑,生张得推。风往北吹,你丫真跟我吹?随候鸟南飞,风一刀一刀地吹,我往北追,用迷了路的腿,我只有往前飞,退不回,我空虚的双臂,你让我包围,我有过的一切,你给的最美,我又回头去飞去追,谁言寸草心,抱得美人归?

      孟郊,你在梦中跟谁相交?

      米兰·昆德拉,别跟我说生活在别处,生活没别处,你但凡能找到一块儿立锥之地,就不再扬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了。

      生活没别处,有别处,你也无法相处。

      有一首关于威士忌的歌,写一对青年男女在威士忌的恶魔中双双饮弹而亡,他们用生命谱写了《威士忌安魂曲》,其中有这样至骇的句子——

      她离开了他,如同一支在午夜燃尽的香烟/她伤透他的心,他将要用他的余生去忘记/在很短的时间里他喝完了他心中的痛/可他却从未喝到足以让她从他心中离去/直到那晚。
      后来男的倚着威士忌酒瓶一枪了结了自己,女的追悔莫及,也倚着威士忌酒瓶一枪终结了自己。而他们为世人留下一举名言——生命是短暂的,但这一刻它却如此强大,甚至大过了他(她)再次站起来回到生活中的力量。

      恰在此际,一位南国女孩对我说:你的心借我碎一夜,这句话太锋利了,割得我生疼。我说:疼痛是一种奢侈,如若我们的伤口弥合了这个世纪。她说:山峰把我仰面推倒,总是强迫说:躺下!我说:没有问题,已经有更艰险的伟业在为我们歌唱,道路已被新的手开辟,火炬从一个高峰举向另一个高峰。

      她说:我在爱与痛的边缘,邀你看花与琴的流星。

      我说:就算是月亮惹的祸,我带你听那星光歌唱。

警句的划分

我认为,我们所乐此不彼的警句一般可划分为:

  • 悖论
    (包藏激怒人的真理)
  • 警句
    (包藏可接受的真理)
  • 可置换的警句
    (包藏一些无所谓的俏皮话儿)。

爱写警句或收集警句的家伙,是这样的。

因此,一个思想未成型的读者,一旦让他找到一个饶富滋味、闪耀夺目或者具有爆炸性的句子,他便与这句子谈起了恋爱,不但接纳它,还以惊叹号收尾来评论它,大约是 ‘真棒!’、‘没错儿!’等等。仿佛这句子在他脑中萦绕已久,凝聚了他思考模式的精华、他哲学体系的膏腴。他‘采取了立场’,就象墨梭里尼经常挂在嘴边的 那样。我提供给读者一个采取立场的机会,却不让他们深入各种不同文学的丛林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