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青春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想来想去我找到了这样两个答案:一个是尽情展现并释放自己的性魅力,并以 此吸引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恋爱并做爱;另一个则是用来反抗父辈为年轻人设置的各种性秩序和性体制,这个有点类似于我们在《动物世界》等诸如此类的节目中经 常看到的这样一幕:年轻的猴子为了交配权而不断地向老猴王发起挑战。
    在这个星球上,一切秩序其实都是性秩序,一切体制其实都是性体制。而中国今天的性体制从本质而言依旧是一种由“老人”全方位掌控的性体制,“老人”会把这 个国家的年轻而性感的身体当成是一种“资源”——虽然那些“老人”的性能力已经大大减退了,但贪婪的他们依旧会凭借手中金钱和权力尽可能多地霸占这种“资 源”,而无钱无权的年轻人的正常性欲,却被他们斥之为“低俗”,就像在《新周刊》主编的《2008语录》中看到的这个段子:“某官僚对老婆说:吃饭,睡 觉;对小姨子说:吃个饭,睡个觉;对美女说:吃吃饭,睡睡觉;对小蜜说:吃饭饭,睡觉觉;对老百姓说:吃什么饭,睡什么觉!”
    年轻人如何反抗由“老人”全方位掌控的性体制?众所周知,年轻人大多一无所有,所以年轻人能凭借的基本上只有自己的身体,而我们的身体就像意大利著名导演 帕索里尼所说的那样,它永远具有革命性,因为“它代表了不能被编码的本质”——这种本质就是一种不甘于被控制的活力,一种什么都不服的活力,这种活力也是 人类所能拥有的最极致的性魅力。而且这种活力还会演化为一种价值观,一种有些类似于那本塞林格写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主题的价值观——基于这样一种价值 观,即使我们老了,我们也会很自觉地避免让自己成为年轻人的敌人;基于这样一种价值观,我们也可以像“顶楼的马戏团”在那首《向橘红色的天空叫喊》中所呐 喊的那样,我们可以永远地年轻,我们可以永远地纯洁,没有人可以消灭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