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0,挑战2011

现在很热闹。

外面鞭炮礼花声络绎不绝。

从6点左右开始,

会持续到12点,或者更晚。

像很多个往年一样。

 

今年的除夕夜,一如既往。

自己先早早吃完晚饭,

7788摸索一下,

然后去下面,

走走转转,

等他们准备好,

跳火圈,

放鞭炮,

看了很久的四面天空的烟花,

嗯,完毕。

 

今年年中开始在工作了。

小有收入。

微薄盈余。

自以为不用拿红包了反而要发。

父亲拿着依旧的数字要塞给我。

回绝。

拗不过他的神色,

我还是拿了。

 

亲的,表的

小弟小妹数数有7、8枚。

做为大哥,

思绪着拿多少红包分下。

奶奶说还没成家,

可以不用拿。

不拿?

感觉真过意不去得很呐。

 

钱包里现金10几张。

凑了4位数,

一千整。

塞给了奶奶。

奶奶笑了,

很开心的笑。

看得出的满脸青春了好几岁的笑容。

不是因为我给的多少,

而是我的心意。

明白我的另外一种‘懂事’。

父亲10几年了,

都是常年在外。

300、200、500。

每年给奶奶的数猜得出。

有规律似的。

 

没有母亲的24个年头。

在奶奶和已故的曾祖母的照料下,

我狠茁壮成长着。

我慢慢有能力让奶奶知道了,

她的付出终会值得。

那陌生人,

我没有什么概念。

一个符号罢了。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

去年我买了件外套给她穿。

第一次过年给她买东西。

除夕夜穿了一回后,

就把衣服在衣柜里收着藏着。

不舍得穿了。

依稀念叨了今年整年。

 

那件外套,

孙儿买给我的外套。

自己念着,给人看着,电话里说着。

你孙儿真有眼光,很会买,

外套很好看很好看。

 

必须的。

我会慢慢写证明式,

奶奶她老人家的付出狠有价值。

很有价值。

 

已过了的好几个年头。

‘年’,

味道淡

‘家’,

是什么?

家的概念,

是奶奶。

是已故的曾祖母。

亲戚应该就不在家的概念内吧?

 

快了。

2011,

2012。

本命年了。

快了,

之后再几个年。

快成个家吧。

奶奶的最大心愿。

嗯。

 

2010,

是个很大变化的一年。

思想上,

生活上。

告别了依附,走向经济上的独立。

30岁前的目标也清晰明确着。

人生如棋,

我亦以我兵卒般的走法,

缓慢但坚定地向将帅处走近。

不苟延,

也不残喘。

这是我的所有其他目标的根基,

我想。

 

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

^_^。

好吧。

我承认,想你的时候都是暖暖的。

在已过的854个日子里。

你打动了我全身上下好几次好几次。

新的365个日子,

你还会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我会带给你更好更好的爱哦。

谢谢。

 

咬在年尾,

好多天都在考虑着一件事。

选择题,3选1。

大概可以勾画出不同选法的不同影响。

分不出好与坏。

一整年的的。

有点烦。

这最终得我自己决定。

我不清楚是不是其中之一会是我要的答案,

如果我选错了,

或者选不好?

得花多少个年头才能挽回差距。

每一天真的好不耐用,

越来越觉得没有那么多的每一天了。

谁能答惑我。

A? B? OR C?

灰常疼。

 

2010:

看不见的世界在天上 看得见的世界在身旁

2011我的目标:

希望看不见的世界能让我感受到在身旁。

 

窗外的声音依旧没有结束的意思

心很静

脑袋也很清晰。

我知道。

 

21.00 2010.2.2 搁笔。

2010.1.1

2010年,希望自己能在今年看到未来的雏形。

祝所有亲朋好友身体万康,和家幸福。

祝,
所有的强势群体,中势群体,弱势群体,去势群体,所有的无产阶级,特产阶 级,地产阶级,高产阶级,中产阶级,低产阶级和真正的无产阶级,所有的学生,教师,记者,艺术家,地产商,房奴,自焚者,扔燃烧弹者,政府官员,公务员, 妓女,鸭子,警察,商贩,城管,钓头,罪犯,领导等等等等各行各业的朋友和冤家们,新年快乐,明年再玩。

标签: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