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2007

08年初写的,突然翻到。。

染指2007

(2008-01-01 00:01:01)


标签:

想。

 



染指2007



走过偌大个年,总得说点什么,留下点什么。不然,未免太不厚道。。



怎么说,呵呵,自己赋说着过的特殊的一个年份,有想努力狠狠留住的贰零零柒,却还是在呼吸间被溜走了。因为一这年发生的事较多、记忆丰富,人对于麻烦的东或西也总是印象深刻点并易于言语。致使我可以像老人怨妇泼墨般发出点点点牢骚。却也是波涛汹涌的。



话真正来说,处身上下年的巨大差异,着实令我找不到了北,更妄论东西,什么东西。初见之地,初见之人,心事全非,转换了个模样。从而,生活得如同傀儡。可恨还在张牙舞爪。

从没想过自己会、能走到自己的另一个端,像从荒芜尽头到流金地域,如同倏忽地过去好多年,使原本的知觉麻木了、神经退化了。看,时间的伟大可以演绎如斯``还有什么好说好想的呢,过了终究过了,剩下的,会有狠多心灰意冷的现实来将其打碎。生活,还是是冷暖自知就好



至于在年中中的那个十字路口,不善辨方向的我也不知道在左右上下的选择中自己是选对了还是....会错么?  一切有待以后老牙掉光后再侦探吧,毕竟那时候没有这些般眷恋和顾及。看 透彻了一些事情应该不会再在意计较什么了吧。更不用说后悔。那玩笑般的目然。

回想起了,貌似曾经下过的决心已经罄竹难书了,我真庆幸那些信誓旦旦的决心都已经被自己无情地粉碎践踏抛弃了,才能有现在的深深深深的肺腑感慨。和在身体来回着的不足以道出浅浅情绪。不然,将活得多了些苍白。



曾经,长想,朋友==好吃的,越吃越有味道。那味道,迷恋非常。可惜四年前至今一直在吃,吃了不少,却没有之前的那深入骨髓味入膏荒。越长越荒唐吧,这怎么可能呢?就算是蚂蚁,像那样,也足以成猪了。  也许,我 连蚂蚁都不如了。



烂熟心间的面容、相逢的陌生人、茫茫世界,乐此不彼地总在不停错杂交融。

一晃会又是好多年后,却不会有无限延伸的不朽的光景。我如此肯定。



一岁岁长大,那些年轻的事,越变得经不起重拾。

如果人生如戏,可以随时喊停,多有趣,只是我除了叹气,已无成追忆。



不知什么时候起,一直认为自己不再适合说那些煽情的话了,却,不小心再这年的最后一刻...只希望这些字眼不会是个人感情过于浓重的陈词滥调。

以免贻笑大方之家。



呵呵,这些原本零碎的,互不关联的字,却也在一个决定后,被视作整篇“染指2007”的文字,印在那一年的路上

本文永久地址:https://sjolzy.cn/To-meddle-in-2007.html

--EOF--

标签: 标签

随机文章

添加新评论